乔酌

大概只是灵感

这篇是本周快乐喷泉

偶练表情包大户:

假料bot
在NPC没有团粉的时候,adsj就已经开始筹备专辑了。本来新专叫做《TO THE IKUN,农糖,丞星,NaNa,Evanism,珍珠糖,ISEE,达琳 AND 西柚》的。但是太长了,所以adsj决定等到NPC有团粉的时候再出专辑,并将新专名合并为《TO THE NINE'S》

杜华其实是穿越到现代的古代人,在古代已经把钱花完了,所以到现代捞钱。诗人杜牧可以证明这个事情,他曾路过杜华的家门,看她家太家徒四壁,感叹时写下了过华清宫。

飘柔选定灵-超作为下任代言人,并早已偷偷用藏头广告词进行剧透(见P1)

小鬼或将成为下一位天猫代言人(见P2)

男团nine-percent (百分九)团名的由来是九个人合体,堪比一百个人在说话。

破产书二代黄明昊因买不起帽子,外出时用废旧台灯罩替代(见P3P4)

陈立农的脸会在人们不注意的时候休息放松变形,虽然这个时间很短但还是被网友发现了(见P5)

请各位有钱买一部彩色手机之后再去看王子-异的Instagram(见P6)

长年处于减肥期的尤长靖透露,新专辑中他最喜欢的曲目是创新者,因为录歌时为了能顺利发出“鹅”的声音,经纪人允许他们每人多吃一份盒饭,方便打嗝。

服装师给123做完衣服后发现布料不够,于是给王子异做了短款。(见P7)

卜凡机场行李被开包检查,疑似因太爱吃榴莲被逮捕。(见P8)

爱豆世纪为了证明自己公司的是有团魂的9%,百分九回归连身高和脸的大小都必须是一样了,并且为了防止拉高身高让高个子成员产生不满,从而影响团魂,从公平的角度考虑,把每个人都压缩了20cm。(见P9)

某牌子找朱正廷代言他家招牌榴莲流奶牛角包,但因为朱正廷念不出来痛失代言。

温州著名餐饮业富少贾富贵两家餐厅经营不善欠下大笔债务,靠给队友拍照兼职摄影师赚钱还债。

尤长靖早年为了填饱自己小鸟胃不得已还接拍过《上错花轿嫁对郎》(见P10)

adsj选择11月9号(全国消防日)预售,是为了致敬消防人,豆豆用实际行动告诉大家如何让超火的组合半年之内灭了。

卜凡本名叫1几几,村干部登记户口的时候笔没水了,不小心甩了三滴墨。

朱正廷接奇妙的食-光,原因是澳洲的gucci最便宜。

温州著名餐饮业富少贾富贵因不满经纪公司久久不开拍其所在团体白汾酒的团综,自费在黄金海岸和江南乌镇投资开设两家餐厅招募队友一起吃喝拉撒成功解锁伪团综成就。

《偶像练习生》其实是一档由新东方赞助的厨艺选拔类节目,旨在为全世界的创新型餐厅输送顶级人才,并为立志从事餐饮行业的优秀青年提供创业基金。

adsj之所以不营业,是因为担心一年之后解散粉丝受不了,所以提前让她们适应 

周锐其实本来只是被董岩磊逼迫着剪一缕头发编手链,但因为他手指太短失败多次。最后把满头的头发都剪掉了仍然没有编成功,董岩磊至今没有收到手链。

据内部人员透露 乐华公司想在中国成为中国SM公司的梦想已经实现 只不过不想与韩国那家同名 于是成为了中国SB公司 

尤长靖每次唱高音之前都喊粉丝一起唱 企图累死粉丝。

浙江温州籍偶像歌手黄明昊其实是倒闭的浙江温州江南皮革厂老板黄鹤的儿子,由于黄鹤带着他的小姨子跑了,黄明-昊没钱吃饭于是进了包四个月吃住的大厂打工维持生活。

偶练录节目的时候,练习生中有一个未成年交友群,尤长靖也在里面,但是后来被踢了。

夏天实在太热了 王子异受不了蔡徐坤不开空调 跟隔壁房间不怕热的林彦俊换了房间 于是蔡徐坤和林彦俊在房间里开起了暖气

王子异跳breaking单手撑地板那么厉害完全是因为林彦俊经常偷穿他的拖鞋,作为一个养生的人,为了不让脚着凉,王子异决定单手撑地板走路,不用双手是因为另一只手要比boogie

林彦俊屡次被队友吐槽洗澡时间长达一到两个小时,还老把热水都洗光了,其实他洗澡只要五分钟,剩下的时间都开着龙头在浴室里看书,其实就是故意让队友洗不到热水,锻炼队友的身体素质,野蛮其体魄 

蔡徐坤参加偶练的渔网装后来被林彦俊拿到东北捞大马哈鱼了

偶练时期林彦俊曾经和小鬼朱星杰徐圣恩等人同属rapper阵营,但因为在厕所freestyle时白鞋被小鬼踩了一脚,送拐时私藏的手机掉进的马桶,所以他退出了rap组

岳明辉的梦想是加入德云社用英语讲相声,被岳云鹏拒绝后一怒之下改名为岳岳,参加的偶像练习生,最喜欢唱的歌是五环之歌,准备在明年年初发表

范丞丞原名叫范火火,是为了与姐姐呼应,但是加入乐华时被杜华指责太过招摇,改名为范沉沉

(抱歉大家,沙雕文学不太能写,所以原创加转载的发了这篇,接下来等我的脆皮鸭文学和画叭♡)

查关于新文的资料,比备考都认真


杨辉三角真好


网易云2018年度音乐榜单
整整齐齐,真好

今年最庆幸遇到了百位少年
遇到了最好的ninepercent
但没能从头开始陪着他们,是最大的遗憾

可以后的路,我会陪你们一起走过
我的少年,好好走花路吧

这就.....一年了啊


第二个冬天


海棠未雨:

一年了。




去年的今天是他们进厂的日子。




时间真的很快很快,那些温馨的场面,那种只有一家人才懂的意境,每天都在我的脑子里不断浮现。




廊坊的雪总是如约而至,马上又要下下来了。




可在我这里,只有那场飘落在那一百个男孩肩头上的雪,才是廊坊唯一的雪。

要成为比朝阳还耀眼的人
要成为比繁星还璀璨的人

逃离大厂失败第240天
晚安,少年们

(图源微博)

看到的一段文字,猛然想起了 @二九不十八 老师的《白色盛宴》
白色盛宴是我在老福特上看的哭的最惨的一篇,每个字都戳心尖的难受。但后来想,就像书里说的“在一盏茶里,香成了来世的香”,故事里的丞昊,这辈子相遇的太晚了,来生必会在大雪纷飞中相遇,惊艳岁月沧桑

感谢遇见,每一位可可爱爱的你们

现在的综艺节目能不能好好的别煽情了

我们都是来自勇者之地的荆棘鸟

曾经一起守护梦想的城池

从此时间,将你刻在心上


是我们之间,用不磨灭的绑带

离别不过是为了重逢更加刻骨铭心

希望下次再见,能说句,别来无恙


《圣西葵》

爆哭啊呜呜呜大圣老师字字戳心


。齐天大圣🌙:

   我×CK


      没有盛势的一天






      华灯初上,这座城市终于焕发出一丝白日里难得的生机。这是节日第五天,我和我的朋友朋友们卡在8V蹦迪。






      自毕业后我便鲜少出去这种场合,上班后忙东忙西更是没有心思吃喝玩乐。灯红酒绿原是我最爱的声色场,八百八一瓶的人头马才是我的醉生梦死。






     我滑掉手机上一个又一个的未接来电,终于在时针飘向10的时候,点开了来自母亲的语音。






      “圣儿,回家吧。”






     震耳欲聋的欢呼也没能盖住语音条里几声孩子的啼哭,我捏住话筒指尖轻颤还是狠心退出了聊天界面,一头扎进舞池里。




      时针飘向11时我正和我的朋友们在卡座里吹瓶,可我的眼睛不停瞥向桌上许久没有动静的手机,心不在焉直至我将酒瓶子戳在牙床上,疼的我泪眼婆娑。






       母亲的微信终于弹开,我看着那句“他们睡下了”终于崩溃,扔了酒瓶子就要回家。






      借着酒劲儿我哭了个昏天黑地,朋友们七手八脚的将我抬上车,高中暗恋过的男孩子突然发了声。“圣儿好像生过孩子后,情绪越发敏感了。”




      是,我未婚,有两个儿子。




      老大叫小葵,老二叫西西。




      怀上他们时我匪夷所思,人生二十年出此情况实属意外。但我欢喜他们欢喜的紧,最终也是瞒着家里留下了他们。






      生老大的时候,我险些断了气。医生说这孩子不容易,我却摇了摇头听见他哭声响亮知道他一定能成大器。






       老二皮的很。他精力旺盛折腾的我没了力气才肯出来看看这光怪陆离的世界。




      初为人母的我不知所措,像所有妈妈那样报了育儿班。妈妈们都带着一个小朋友做亲子活动,很少有人像我东拉西拽,累的要死。但我乐此不疲。




     我有着所有母亲的通病。






       小葵自生下来身体就不好,我几乎将所有的心思和精力都花在了他身上。我仍记得他烧的迷迷糊糊时还拽着我的袖子不撒手,浓重的鼻音叫着“麻麻,你别走。”






       我心都要碎了,巴不得那些妖魔鬼怪都降到我身上。我的小葵还那么小,哪里要受这些罪。






      可他是个要强的性子,喝neinei的时候要自己抱着,自从学会自己穿衣服就没再让我帮过忙。我记得他刚会走路时摇摇晃晃去扣花盆里的土,没一会儿就背着小手偷偷摸摸回了房。




      我悄悄跟上才看见他手上一片通红。那时我才知道他粉尘过敏,旋即心疼的要哭出声来。




      “麻麻,不要哭。葵葵不疼呐。”




      我看着他将手缩进袖子里,笨拙的要擦去我脸上的泪。那瞬间我觉得我是这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因为我拥有我的小葵。






       对西西要宽松的多。他喜欢自由自在,每天抱着一颗比他还大的篮球滚来滚去,从卧室滚到我脚边,拽着裤腿说要喝neinei。我对他最大的纵容就是吃饭,看着他一天天高过小葵,直叫他吃成一只白白胖胖的鹅。




      我那时候一门心思扑在小葵身上,他想唱歌我便报了个声乐班给他。他身体不好我只能按时接送,西西便只好放在托儿所。




       我一有时间就会去看西西,他每次都很乖的挂在我身上。没几分钟就会抬起小脑袋问我麻麻你要走了嘛。




       我那时并未察觉什么,直到那次我匆匆离开发现自己忘记带包急忙返回时,才看见坐在自己的小床上偷偷摸眼泪的西西。他嘴里哼着小葵刚学会的小星星,抽抽哒哒哭的我如遭五雷轰顶。




      他朝我跑来时已经没有在哭了,倒是我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他慌慌张张的抱住我说麻麻谁欺负你了,西西去揍他。我心里又是一阵酸涩将他高高托起拥入怀里。




       “我们西西在干嘛呢?”




       “嗯…我,我最近有在做自己的事情呐。”




       我真是糊涂了。他和小葵一样大,就算个子高也是弟弟。愧疚嵌满了我的胸膛,我问他怎么就学会哥哥唱的啦。




      “因为……因为喜欢。”




      我曾以为他是自在如风的少年,可其实他一样离不开我。




      这件事情成了我心上永远的痛,第二天我便将他和小葵一起送去了声乐班。我懂事的西西却还是拉着我的小手说麻麻你还在难过吗?要西西陪你吗?






      不要啦,我们西西,也要站上大大的舞台啊。






        声乐班汇报表演那天,我哭了很久。小葵唱歌跳舞得心应手,小朋友们都选他当小队长。他开心的扬起了手上的大红花,我却还是看到他在自己的小板凳上揉了揉眼睛。






      西西是个招人喜欢的孩子,他得了奖兴奋的朝我挥舞着奖状。身边的小伙伴们将他层层叠叠围住,他却推开层层人海,一头扎进了张开胳膊的小葵身上。




      他从小就黏哥哥黏的紧。他们一同练习时小葵总有练不好情绪低落的时候,西西每次都会躲过老师的眼光将旺仔牛奶放在小葵手上。频频回头去看他的哥哥有没有因为甜甜而开心一点。




    


       想到这里我摸了把脸才发现自己已经泪流满面。酒已经醒了七分我还有五分钟即将到家,于是我想起今天会出现在酒吧的原因。






       他们上了学前班后我便不再将他们拘在家里,偶尔会出去找小伙伴们玩儿也会通知我让我安心。可今天回家时我到处找不见人,翻遍了整个小区也不见半点影子。




      我心慌的厉害,一万种猜想从我脑子都膨胀又萎缩。情绪处在崩溃边缘正要报警,房门被敲响。




     小葵提着一盒LA爷爷家卖的乐高积木,右手牵着抱了一颗NH阿姨家篮球的西西平平安安站在我眼前。我只觉得世界亮了又暗,失而复得这四个字根本比不上我的心情。




      我抱着他们不争气的哭出声,三秒之后决定要给他们一点教训。母亲从手里接过他们,我听见自己声音冷清说下次再这样,麻麻就不要你们了。








      这是我离开家的第八个小时,见不到他们的我后悔的肠子已经泛青。




      打开房门母亲还没有睡,她叹了口气说总算睡下了,你走后他们哭了整整一个下午,知道错了。






      我自责的低下头,眼泪又要汹涌而至。蹑手蹑脚的走到他们床边才看清这兄弟俩脸上没干的泪痕。






     他们还小,我何苦要这样与他们置气。十月怀胎生下来母子连心,我颤抖着擦去他们眼角的眼泪,却被一左一右抱住了胳膊。




     “麻麻,我们错呐,你快点回家啊。”




     时针还有三分钟指向12,我轻轻安抚着他们的额头,在肉乎乎的脸蛋上落下了一个晚安吻,然后说——生日快乐。




     今天是十月六号,是他们的生日,也是去声乐班的第六个月,我从未忘记。






    我亲爱的小葵和西西  :






        你们会长大,会离开家。麻麻想为你们挡去所有世俗凛冽,却也明白你们总要自己去经历。没关系,多去外面看一看吧,麻麻总是在的。






     天高海阔不知道会飞哪里,可麻麻永远爱你。






                                          齐天大圣。




                                      2018年10月6日